关于既能教好书又能育好人的一些想法

来源:离退休人员工作处 时间:2014-11-27 浏览次数: 编辑:刘建

姜维壮

 最近,读到山东某报纸上刊登的一位高干写的一篇短文,短文的主要内容是说自己中学毕业后分配到本村作了公社会计,妈妈给他写了一篇十几个字的箴言,告诫他:“孩子,你现在有了管钱的权力,一定要管住自己!”。他是位孝子,认真学习又实践了慈母的教诲,在工作岗位上一直保持谦虚和廉洁。工作成绩得到了群众和组织的好评,职位也一直被提升到县级、省级。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妈妈珍贵的箴言引导、保护了我”。

看了这篇短文,我的感想颇多,主要是觉得这位母亲的箴言,不仅深刻、有效地指导了自己的儿子,使他在管钱用权的实践中,取得如此可贵的成就。同时,我也深切感受到这几句箴言对在各行各业的财会工作者,同样有十分可贵的指导和实践价值。

胡锦涛在十八大开幕式上的报告中提到,“加强社会建设,必须以保障和改善民生为重点,必须加快推进社会体制改革。这方面的重要任务包括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人民满意的教育”是什么样的教育?我是一名高校的财政学教师,教龄70多年了,根据我几十年的教学科研工作的实践感受,觉得在毕业的学生中,如果在工作中犯了错误,甚至犯了法,被停了职,判了刑或者出国求学一去不归,或者身体不健康、英年早逝,这肯定不是“人民满意的教育”,也是让作为“灵魂工程师”的教师痛心和亏心的教育。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根本的原因在于片面重视教书,而忽略了育人。实际上,教师教给学生的不应当仅仅是专业知识,更应该教会学生做人的道理,包括热爱祖国、诚实守信、遵纪守法等等。

爱因斯坦曾说过:“只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通过专业教育,他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但是不能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要是学生对价值有所理解,并且可以产生热烈的感情,那是基本的。他必须获得对美和道德上的善恶有鲜明的辨别力。否则,他——连同他的专业知识,就更像一只受过很好训练的狗,而不像一个和谐发展的人。” 而我国台湾地区教育界也有一个流行多年的说法:“有知识者教书,有学问者育人”。说的是一名教师如果只有教材上的书本知识,他就只能教书;只有那些学问渊博的教师,才能具备既教书又育人的资格。这也是多年来教育界实践证明了的事实。

读了上面提到的慈母写给孩子“管住自己”的箴言,再联系实际仔细想想,就会感到发生那些令人遗憾的事情,作为教师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教师在教学实践中能重视理论联系实际,能引导学生在理解党和国家的重要决策和方针政策上多下些功夫,学生就不会作为单位管财会的干部,盲目随着单位领导犯违反政策性的错误了。

基于此,我在研究生教学实践中,尝试采用一些新做法,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教材运用的改革。我把常用的专业知识教材作为“基本教材”,除此之外,又增设了三套“辅助教材”,第一套是我根据党和国家公布的有关重要决策,联系实际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包括《财政监督的几个理论认识问题》(原载《中国财政》月刊1997年第8期)、《坚持从国家职能体系着眼观察和运用财政职能——结合专业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心得》(原载《经济研究参考》2005年55S-7期)、《财政工作是一项最大的政治工作——建国60年财政工作基本经验思考》(原载《财政研究》2003年第7期)等十余篇文章,通过这些文章的学习,不但可以使学生自己掌握中央的重要政策,避免犯错误,更重要的是有利于学生掌握和运用财政监督职能,阻止单位犯错误;第二套是我搜集的国家主管部门出国考察学习的总结材料,包括《英国的财政体制改革》、《德国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澳大利亚公共支出绩效考评制度》、《挪威的社会保障税制》等近二十篇文章;第三套是我写的公开发表的三本诗集。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对于学生精神与心灵施加影响,最重要的方法之一就是诗的教化,它使人在优美的意境中,潜移默化地受到熏陶。我编写的第一本诗集是《撷美诗稿——教师岁月抒怀》,收入这本诗集的诗歌分为对美的看法、对美好的人和事物的赞颂、努力弘扬和追求的方向和对丑陋现象的抵制四类;第二本诗集是《荣辱诗选一百首》,这是根据胡锦涛关于“八荣八耻”的讲话和教育部关于“八荣八耻”进课堂的通知以及校党委的委托写成的,诗集分为序诗、为荣、弃耻、壮志四部分,中央财经大学校长王广谦教授在序言中说,这本诗集意在赞颂美好生活,鞭笞丑陋现象,激发青年学子更加勤奋学习,乐观向上,陶冶情操,健全品格,树立正确的荣辱观。第三本是《新中国盛世诗情选录》,这本诗集共分为中华魂颂、盛世国风、盛世风光和齐心共筑中国梦四篇,以诗、文的形式,宣传建国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在各个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以激发学生的自豪感,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

这样组织教材体系的目的,一是想保持研究生教学内容与中央重要政策决策的一致性;二是有利于全面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即育人为本,德育优先,德智体美全面发展。

二是教学方法的改革。我用“三三制”取代了课堂一次讲完的方法。“三三制”是指,第一周课堂讲课本知识,为学生开列课外自学文献;第二周是学生课外自学,写课堂讨论发言稿;第三周是课堂讨论。讨论稿用后交给老师,老师修正后退还学生,作为学生提高科研写作水平的参考。学生对这种教学方法也都比较满意。

到目前为止,通过对这一时期毕业的学生社会实践的观察,还未发现之前有学生出现之前提到的那一类不良现象,而且大部分学生都得到工作单位的信任和好评。这坚定了我进一步深化改革、既教书又育人的信心和决心。

 

 附:姜维壮教授简介:

 姜维壮,男,1923年12月出生,山东龙口人,汉族,中共党员,我国著名财政学家。1957年毕业于莫斯科财政学院研究生院。1949年2月参加工作,在华北大学学习,1949年6月在北京中华全国总工会国际部作翻译工作;1950年在中央劳动部政策研究室从事调研编译工作;1950年10月参加抗美援朝,在东北大区财政部税政金融处作调研工作;1953- 1957年在莫斯科财政学院读研究生,获经济学副博士学位(享受博士待遇),1957-1962年在中央财政部科研所作科研工作,1962年起,先后在中央财政金融学院财政系、辽宁财经学院财金系,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研究所等单位从事教学科研工作,先后担任过科研所长、科研处长、学报副主编等职务。自1992年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主要兼职有:中国财政学会顾问、全国财政学教学研讨会顾问、《人民日报》海外版特聘专家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江西财经大学等单位兼职教授,北京市第七、八、九届人大代表。

改革开放以来,独自编写和主编、主持、参编、翻译出版专著、教材、国家课题、论文等近200项。其中,专著《当代财政学若干论点比较研究》、主编专著《中国分税制的决策与实践》、《财政改革与制度创新运作指导》、教材《中国当代财政学》分别获北京市第二届、第五届、第六届、第八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和二等奖;教材《比较财政管理学》获财政部1996年优秀教材荣誉(特等)奖;论文《财政监督的几个理论认识问题》获财政部监督司和《中国财政》杂志社有奖征文特别奖;多篇论文获中国财政学会全国优秀财政理论研究成果特等奖和一等奖。

1983、1987、1989、1991、1994、1995、2003、2004、2006年先后获北京市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北京市教书育人先进工作者、北京市优秀教师、北京市优秀共产党员、北京市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教师、全国财政系统劳动模范、北京市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姜维壮教授也是诗歌的爱好者和写作者。1997年出版诗集《撷美诗稿》,收录诗歌200余首,2006年出版诗集《荣辱诗篇》一百首。

在姜维壮教授八十五周岁大寿的庆祝仪式上,中央财经大学财政学院师生用“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来赞颂先生的教书和育人实践。